建站知识frequently questions

主页 > 建站行业资讯 >
关于我们About Us 建站流程Website flow 建站知识Website knowledge 优化知识Seo knowledge

知否原著:盛纮家为什么那么有钱?有个一车车送银子的堂兄

作者:建站无忧网   时间:2020-06-18 09:38

认真读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 你会发现盛纮不是一个昏官,他爱惜官声,连皇帝对他的评价都是“素有清名”。虽然他可能做到不到爱民如子,但是也绝没有鱼肉百姓,没有大肆收受贿赂。他为官谨慎、克己勤勉,一步一步稳扎稳打,做到了京官。

14.jpeg

盛纮从五品的工部侍郎,到正四品的左佥都御史,后来右迁到兵部右侍郎,古代左迁为降低官职调动,右迁为升官。每一次的官职调动,后面都有一个稳稳地“财神爷”,在后面鼎力赞助。

原著里也毫不避讳,这些官职的升迁,好多时候是需要银子打点的。盛纮作为清官,他打点官场的银子是从哪里来的呢?原著里交代的很清楚,盛纮的堂兄盛维就是他的财神爷。盛维和盛纮的父亲,是亲兄弟,两个人的父亲都是同样的德行——宠妾灭妻。

盛维的父亲更过分,纳青楼女子为妾,散尽了家财,幸亏盛纮的嫡母——盛老太太帮衬着,盛维这一房才在最艰难的时候,挺了过来。盛维和盛纮年少时一起读书,兄弟同病相怜,感情深厚。后来盛维觉得自己不是读书的料,转而经商,没想到发了大财,当然这里面也有盛纮的功劳。盛纮年纪轻轻便考中了两榜进士,进而外放做官。13.jpg

在古代钱还真不是万能的,没有相应的权势庇佑,有钱的商贾人家活得总是战战兢兢,盛维有得力的堂弟,而且这个堂弟还官运亨通。囿阳老家的县令也不过是正七品,古代都说官大一级吓死人,再加上盛纮长袖善舞,与人为善。所以囿阳的县令无论怎样更换,都很给盛家面子。

盛家没了官场掣肘,所以就闷声发大财,盛维一家非常知道感恩,知道一个家族的兴盛,必须团结起来才行。所以每逢盛纮官场需要打点,不用盛纮张嘴,基本上就是一车一车的银子给盛府里送,每年送过来的年货更是不计其数。

原著里盛纮从泉州同知升任正六品的登州知州,盛纮掏出需要打点的礼品清单让盛老太太看,盛老太太嘱咐盛纮要“打点得法,礼数周全”。王大娘子身边的刘妈妈说:这维大老爷与我家老爷虽是堂兄弟,竟比寻常亲兄弟还要好呢,也不知花了维大老爷多少银子,这情面可大发了。11.jpg

作为盛家的管事婆子,这种话不是乱说的,由此可知,盛维是这礼品清单的最大赞助商。当然这种大手笔的付出也是有好处的,就像王大娘子说的:

维老爷虽未出仕,却理家得当,家财极厚,钱财于他并不放在眼里,老爷与我娘家哥哥都做着官,将来也能照拂他的子孙,费他几个钱也没什么要紧的。当然明事理的刘妈妈赶紧打住了王氏的话,不让她乱说,省得惹盛纮生气。

除了盛纮官场上的打点,盛家儿女们年节礼品、压岁钱、及笄礼和嫁妆等等,盛维也毫不含糊,出手阔绰。盛华兰结婚的时候,盛维除了给华兰添了丰厚的嫁妆,还送给了盛明兰沉甸甸的赤金如意锁(盛家的每个女儿都有)、99条小金鱼(黄金制品)。10.jpg

除此之外每个孩子还有各色湖缎蜀锦数匹、徽州的文房四宝两套,赤金缠丝玛瑙镯子一对,银叶丝缠绕翠玉镯子一对,珠钗金簪各两对,红艳滚圆的珊瑚珠子和各色琉璃米珠各一盒,各色时新花样戒指五个,以及孩子们喜欢的一些小玩意。

盛老太太看了都直呼这礼物太贵重了,盛家一共七个孩子,盛维想的比较周全,送的礼物也面面俱到。当然盛纮也很聪明,听说盛维的二儿子盛长梧想学武,走武术入仕的路子,盛纮立刻表示给盛长梧推荐鲁奎鲁总教头,让他好好照应盛梧。

盛维非常感谢,让儿子给盛纮磕头,盛纮说:梧哥儿将来有了出息,也是我们的福气,有自家兄弟在官场互相照应着,咱们家族才能兴盛不是?盛纮照顾盛维的儿子也是真心实意的,后来盛纮又托人保举盛梧做了了中威卫镇抚,给他介绍了康家嫡长女康允儿的婚事。后来盛长梧祖母去世之后,需要丁忧,盛纮也嘱咐自己的侄子不用担心,到时候一起帮着他疏通起复。7.jpg

盛明兰和盛老太太第一次回酉阳老家,去的时候两艘船,回来的时候六艘船,盛维足足送了盛纮四艘船的礼物。后来盛纮调到京城做官,盛维除了帮着打点官场的银两之外,还给盛纮京城的大宅子送了一堆的吃穿用物,据说光是各色绸缎皮绒就好几十箱子,礼物丰厚。

盛维的母亲身体不行了,正碰上朝廷里时局动荡,盛纮和盛长柏都脱不开身,只能让自己的嫡母和明兰过去慰问,盛纮内心十分愧疚:想起自己和盛维几十年兄弟情义,人家每年往自己这儿一车车的拉银子送年货,如今人家要死妈了,自己却只派了最小的儿女去,未免太不近人情。

盛纮也确实想去,但是这时候他已经升任朝廷的正四品左佥都御史,不好为了伯母病丧而告假。本来想让长柏过去,但是后来囿阳老家又兵荒马乱,朝廷和路上都动荡不安,为了盛家的家族荣誉,最后他们父子都没有参加,不过盛维知道确实事出有因,也没有心存怨怼。6.jpg

盛维的二儿子盛梧对母亲说:京城繁华,凡是能在京畿重地卫戍部队里当个一官半职的,都是权爵子弟;我还是靠着叔父走动,才谋得差事的,后来‘申辰之乱’中侥幸立了点儿小功劳,才能升任把总,到地方卫所上,也能当个指挥佥事了。娘,你可知道,若实打实的在边关苦熬,没个十年八年的,能成吗?!

因为盛纮的看护,盛梧少走了很多弯路,后来盛梧在丁忧期间,帮助金陵地方官,维护金陵治安,明兰就说过,盛梧的这点儿功劳,不用担心别人冒领,因为京城里有一个专职告状御史的叔父,没人敢贪了他的功劳。

盛明兰他们第二次回京城的时候,盛维兄妹出手大方,又带回来了一堆礼品:他们给墨兰补上的及笄礼是一支累丝衔珠金凤簪,三月里如兰的及笄礼是錾梅花嵌红宝纹金簪,给明兰的是一对累丝嵌宝镶玉八卦金杯;另外给王氏和海氏也多有物件相送。5.jpg

盛维在原著里是一个成功的商人,他经商有道,主张和气生财,盛维在乡镇里素有德名,怜弱悯老,多有抚恤,每每行善不落人后。他的母亲逝世之后,宥阳城里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吊唁,上至知府,下到小商人家,无有不来的。

盛纮和盛维作为堂兄弟,比亲兄弟还要亲厚,两家相互扶持,盛纮的官场之路,是盛维帮着打点、铺就的,盛维的经商顺遂,得益于盛纮官场的庇佑,两家互通有无,在成就了一个大的家族网络,盛家在囿阳成了富甲一方的大户!